在中国 新技术 特别是未来型的技术开发基本上是

日本社会生活根深蒂固的一部分 样 成为

日本不断抬头 这是 种具有明显排外倾向的民族主义
用日本知名学者鹤见和子的话讲,就是“乡巴佬式的好奇”。就像在山中生活了多年没有出过山的”乡巴佬”,没有见过火车,没有见过商店。一旦出了山,外面的一切似乎都是新鲜的,对什么都好奇。2000多年以前,比日本自生文化要先进强大得多的中国大陆文化就开始经朝鲜半岛传到日本,日本开始使用文字(汉字),种稻谷吃大米,引进中国式样的建筑技术和艺术、陶瓷的制作技术和艺术、毛笔书法及水墨画,还有儒学朱子学思想、佛教禅宗,以及至今仍作为日本惟.传统服装的和服等等。相比之下,日本没有多少自身发展的优秀精彩的文化,主要依靠学习、模仿,然后根据自己的需要加一些改造而形成属于自己的文化。因此,日本人没有创造文化的成就感和自豪感,也就没有因自己具有灿烂文化而对外部事物的抗拒感,比较容易对外界的新鲜事物产生兴趣,产生好奇。类似葡萄牙人火枪这样的外来新鲜事物,由于印度人和中国人,对自己的文化有强烈的成就感和自豪感,而不以为然。认为这玩艺没什么新鲜,不屑.顾,引不起好奇心,也就没有引进模仿日本人的这种好奇心,是他们上进好学求发展的源泉和动力。

日本还没有受到什么威胁的时候 就从清朝的失败中领略了列强的实力 虽然在精神上受到了冲击 但是在心理上有了准备
日本人靠其旺盛的好奇心,在古代从以中国为主的周围国家引进了大量的技术和文化,近代向工业发展的欧洲学习了很多教育、管理经验和工业技术,近50多年紧靠美国,吸收了不少现代科技、社会制度等等,了解并掌握的都是属于那个时期最先进的东西,使日本跟上了时代的步伐,也使日本在短短的几十年中,走过了欧洲走过的一二百年的路,一下子成为世界经济第二大国。日本通过学习模仿,极快地提高了水平,跟上了时代的步伐。但是,他们没有停顿,而是持久地保持了他们的好奇心。原因有好多,其中一点是,日本人学东两,多数是用其然,而不知、不欲知其所以然。只是利用先进技术和文化,适当地进行些改造,而对它们的原理、产生的背景等根源性的东西没有兴趣,不去琢磨那些根本性的为什么。

 

日本的非洲外交”实施得不太好” 外务省人士语

可是朝鲜独自发展了文字,几乎可以不用汉字,自己用得方便又保持了民族自尊。日本在最关键的文字上仍在大量使用汉字,在文字的独自文明发展上没有突出进展。语言仅仅是一例,其他还有很多。日本的国粹学者们也承认日本文化是混合文化,是杂种文化。日本纯自有文化的发展形成也许可以用“夭折”这个词来形容。日本忙于学习模仿,完全属于自己的文明发育不全,日本人自我发展的能量燃烧未尽,日本自有文化还没有怎么发展形成起来的时候,就相当程度地被来自大陆的先进文化给覆盖了。对此日本人好像心中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挫折感,并被困扰至今。中国人有极强的文明文化的自豪感,汉字文化圈覆盖了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和部分东南亚。欧洲人以基督教文明而骄傲,近代发展到巅峰。

日本的工程师和在加州薪酬更胜一筹的电影和音乐制作人之间直存在对立关系
美国人虽然是由多民族移民组成,它以欧洲移民为主,自认为是欧洲文化的分支。朝鲜人自认是汉字文化圈中的.员,利用和普及儒教文化比中国都做得彻底,而且发明了几乎可以完全代替汉字的完全属于自己的语言。对日本最重要的几个国家和地区在文明文化的问题上,基本在精神上是处于安定状好像只有日本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日本有人不愿承认自己是中国态。(汉字)文明圈的-员,尽管这在世界上得到公认,是无法扭转的现实。但是,日本又拿不出实在的独自文明出来,以证明日本文明是世界上独立先进并具有普遍意义之文明的证据。冷静下来,日本人自己都难于自圆其说。

 

日本公立中小学教师的公务员性质 其定期流动制度具有政府直接主导 参与和调控等突出特点

在现代条件下,新保守主义思想的出现与“商业文明”的衰落有关。小资产阶级阶层,即“居民的中间阶层”特别是小商人,处于破产和毁灭的经常威胁之下,而在思想上倾向保守哲学。14而新保守主义恰恰就是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的,新保守主义的出现使日本广大的中产阶层惶惶不可终日的神经得到了很大的慰藉,新保守主义也因此找到了其社会心理基础。但要把政纲化为现实,首先还需要为执政者中的精英集团所普遍接受,然后方能付诸实施冷战后,日本出现了政治危机、经济危机与社会危机,即日本前首相中曾根所称的“一种泡沫的破灭”。日本社会再次面临全方位的重大转型。此外国内问题的层出不穷,势必对日本保守势力的大国主在此背景下,新保守主义作为国家危机的副产品,被新保守主义者视为摆脱逆境的治国术。义产生一定的影响。过也正是在此背景下,新保守主义在日本的市场急剧扩大。政治泡沫的破灭过去长期保持相对稳定的日本政治格局进入了大分化大改组的政治动荡期。解体,在安全与外交上,日本经历了10年多的“平成不况”,政治上出现了战后以来政治领袖面临代际交替,政党频繁分化组合,这一切都要求日本需要重新审视和调整”1955年体制”最为重大和深刻的变革,即支撑战后日本发展的政治体制政府既要有效地推进综合改革,又要准确应对改革与恢复景气的矛盾:与美国及东亚周边国家之间的关系与政策面对冷战后国际格局的巨大变化,政治泡沫的破灭主要表现为接连出现的短命政府,政策缺乏连续性。

日本政府正式出台”国家能源资源战略规划” 明确规定要扩大稀有金属品种的储备范围 通过官民并举的方法储备足够的资源
90年代以来,日本内阁基本上都是短命政权。首相更迭有如走马灯,在过去10年里,日本换J,10位首相,日本的内外政策却始终没有出现根本性调整,反而几乎所有的执政党在政策上均不同程度地出现”泛自民党化”现象,这被日本媒体称之为“总体保守化”。纵观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政局,不禁让人想到1935年到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的日本。7年间,日本更换了8位首相。可以说,冷战结束以后,日本政治正处于一个重大历史转折时期。其间,由于政党间分化组合频繁,使得日本政局呈现一种混乱状态。

    1. 日本外交的基轴 这一点并未改变
    1. 日本参谋部在中国各地驻在的武官 是非常活动的
    1. 日本经济研究部门主管罗伯特·费尔德曼表示:”当前的体系非常低效 对整个国家造成了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