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争当政治大国的战略目标由近期和长期两部分组成

日本如果放弃日美同盟 主要面临两种选择:一是全面武装 实现防卫独立

日本土生土长的神话般的天皇精神以及祭祀天神崇拜天皇而无任何教义的神道教
58个月前鸠山在鲜花和掌声中风光登台形成鲜明的对比。面对民主党支持率持续走低,党内围绕权力分配的龃龉增加等,他的精力与其说是放在外交和安全保障问题上,倒不如说更关注国内问题,益严重的财政问题和经济失速的危险。从这个意义上说,菅直人很可能是近年来在对外战略构想上比较低调和相对消极的一位首相。包括应对日正如一位日本政治评论家所指出的,日本政治的“钟摆”在持续向右摆动几年后现在开始往回摆了。鸠山政权的诞生可以看做是向“中道政治”鸠山内阁的·郎同为牵引民主党政权的“三驾马车”,的倾斜。尽管鸠山内阁只存在了短短的266天,但由于继任的菅直人曾经与鸠山由纪夫、成员绝大多数在新内阁中留任,菅直人至少在一段时期里将延续鸠山由纪夫的政策。小泽(日)栗山尚一:《动荡的90年代和日本外交前进的方向》,《外交论坛》,1990年5月号。121(日)21世纪日本论坛编:《动荡的世界政治和经济》,嵯幄野书院1994年版,第255页。

日本的平均工资并未持续增加
131(日)《日本的综合战略大纲》,《中央公论》1994年10月号,第130、133页。141(日)船桥洋一:《日本的对外构想》,岩波书店,1993年版,第97页。151(日)河合隼雄等:《日本的新边疆就在日本》,讲谈社,2000年版,第58页。161(日)河合隼雄等:《日本的新边疆就在日本》,讲谈社,2000年版,第59页。LI(日)江藤淳:“日本,第二次战败”,《文艺春秋》,1998年1月新年特刊,第98、101、102页。

 

无法把握实际的经济动态

个性教育,进一步说是创造性教育,是素质教育的核心内容,它反应了素质教育的本质特启示二:尊重自由与人格是进行素质教育的前提条件独立、自由是人格独立的重要标志,人格的独立和尊重是一个人个性是否健康形成和发展的重要实现条件,因此,也是能否实现素质教育的前提条件。但是长期以来,我们的教育一直比较重视对共同价值观念,共同的行为准则和集体意识的宣传培养,却相对忽视了个体意识品质和独立自由精神在提高人的素质特别是创造精神和创造能力方面的意义与作用。统一教材、统一教学方法、统一答案、统的价值观念和行为准则,把富有生命力的学生变成一个模式,在这种模式之下,学生的爱好和丰富的想象力受到限制,学生提出质疑或探求与教师不同答案,被老师认为是叛逆或大逆不道,被老师歧同学们嘲笑,这些都严重地挫伤了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伤害了他们的自尊心。在这种模式下,使大批富有想象力,善于思考,富有个性和独创性的学生被扼杀,而素质教育就是要改变这种传统教学方法,在最大程度上尊重学生的自由和人格,尊重学生的兴趣和爱好,鼓励学生积极主动思考,善视,于求疑启示三:因材施教是实施素质教育的重要手段。真正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主动性,挖掘学生的潜能,做到各尽其才,使每个人的素质得到全面提高,必须因材施教。这虽不是新提法,但它却是实施素质教育的有效的重要手段。因材施教,教师是关键,他必须做到以下几点:才能真正理解他,只有你理解了,才能真正热爱他,只有你热爱了,才能真正奉献你的所有。要想读懂学生这本书,首先必须全面了解学生的情况,其中包括学生的成长环境、性格特征、兴趣、爱好、优点、缺点、思维方式等情况。

日本著名学者内村鉴三撰文指出:“
教师要通过课堂教学、课外活动、家访等活动对学生进行全面了解,综合各种情况,并运用一些科学的方法手段进行量化评定,对学生作出一个客观、全面的评价:要随时对学生的情况进行登记,并建立学生综合情况档案,以便准确、客观、随时地掌握情况,作出正确估价,有针对性地组织教学和课外活动。中的主导地位,学校必须给教师一个自由、宽松的创造空间,让教师真正研究教材,并深入了解、掌握学生的基本情况,在教学过程中做到传播知识与挖掘学生的潜能、发挥学生特长和提高学生全面素质相结合;同时,必须改变过去“应试教育”条件下,仅仅把学生升学率的高低作为对教师教学成绩考核评估、晋升职称和提高福利待遇的惟一条件和重要依据。对教师的评估考核和提拔、晋升,要全面、客观,要把是否积极实施素质教育,是否因材施教和对学生全面成材的量化考核结果,作为重要条件。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调动教师教学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才能使因材施教落实到教学中,并在教学中真正实施素质教育从20世纪90年代起,日本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进入了重要的转型时期。这.转型又和冷战结束后世界格局发生的深刻变化交织在一起。

 

日本建国的思想 在前几章已经讲得很明白 他是在一种”民族的宗教信仰 下面统一起来的新兴民族

用民主党名义发表的书面文件只有1999年6月24日出台的《民主党安全保障基本政策》。民主党在酝酿制定这一文件过程中,争论十分激烈。最后形成的文本充其量只能说是各派观点和立场的“最大公约数”。在这份文件发表后,民主党再没有推出新的外交安保政策共识,代之以历任代表上任后各自披露自己的外交与安保政策构想。其中比较有影响的有:“冈田克也构想(2005年5月18日)”、“前原诚司构想(2005年12月9日)”、“小泽·郎构想(2006年9月11日)”。鸠山在2009年5月再次出任民主党代表后,虽然没有专门发表政策构想,但民主党随后不久公布的“政权政策公约(Manifesto2009)”,以及他在《Voice》月刊上发表的《我的政治哲学》中也包括了他对外交与安保政策的看法。如果将这些外交政策构想作详细比较的话,不难发现它们在外交、安保问题上有若干共同之处。例如,它们都主张维持日美同盟,都主张日本在包括军事领域在内的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总体上也不反对修改现行宪法,赞成与亚洲国家发展关系。

阶段形成离岸本币的资金池
这些都是写进了“民主党安全保障基本政策”的共识。与此同时,它们彼此间也存在一些重大分歧,这些分歧在小泽·郎和前原诚司之间表现得最明显。主要有以下3大区别:第-,小泽一郎主张“联合国中心主义”,而前原诚司及其追随者虽然主张日本应该摆脱对美国“地倒”的从属外交,但在对待美国的态度上显然更接近自民党的主流派立场小泽从发表《日本改造计划》开始,一贯主张“联合国中心主义”,认为日本履行国际贡献应该在联合国的框架内进行。他把冷战结束后世界上发生的局部战争分为两大类型:一是有联合国决议授权的“海湾战争型”,二是没有联合国决议、纯粹是志愿者联盟参加的“伊拉克战争型”。对前者,日本应该积极参加,甚至包括联合国维持治安部队(InternationalSecurityAssistanceForce,简称ISAF);对后者,日本就不应参加。

    1. 日本过去曾经给亚洲国家带来伤害和痛苦 亚洲各国间还没有实现真正的和解
    1. 日本长久而又单调的政治风景早已厌烦
    1. 日本能如愿以偿 亚洲特别是东亚将出现新的不稳定因素 和平与发展将面临更大的威胁